花开半夏,叶落三秋

毕业行记

      四年前,我们有缘相聚于此;四年后,我们有情散于天地。

      比起离别的伤感,更感恐惧的是面对被时间支配的无力,欲哭而罢、徒留心伤。我们企图在不断的游戏和聊天中打破周围弥漫的压抑氛围,却还是无法挣脱时间的束缚,任其向前推移。

      毕业前一周那晚打电话在楼道碰见离去的你们,我独自穿梭校园回到寝室后默默地发呆,心中五味杂陈。明明知道你们只是出去走走,却总还觉得你们会突然离开,从此杳无音信。最后回来看到你们如往常般还在游戏视频,这才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以前的自己总以为,离开一个地方就要抹去自己的一切,却不曾那些痕迹早已深深渗入化为印记。这般想来,即便遗留些许东西又能怎样,想象着它会遇水漂流、随风零落,亦不快哉!

      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命运的收场,我们像运载火箭般逐级脱离,这次终于也轮到了我。天微亮,起床收拾行李,这或许是这段时间起的最早的一次了。没有校车,还好有人同行也不至于寸步难行,行李箱似乎有些不舍,一路磕磕绊绊似在挽留。

      一路匆匆赶到车站,一轮喷薄欲出的红日映入眼帘,像极了你们的模样。取票候车,竟无语凝噎。遥想那次高代课上,你意外坐我旁边,我顿感诚惶诚恐却也以为只是如往常临时的一次,而后上课你竟来寝室找我不觉达成默识,寒来暑往风雨同行,春去秋来踏足河洛。临近发车还未提醒检票,我竟心生窃喜,希望火车晚点,时间定格!

      耳边不觉传来检票的声音,你我通过检票口一路随行到火车站台,望着你的背影,我踏上通往火车的阶梯,转身跨入车厢。你说就此一别不知何时再相见,我回天高地圆不定哪天就重逢,忆往事,几度潸然。往日的长路漫漫如今却如白驹过隙般一闪而过,不觉窗外已映入和煦的阳光,像极了你们的欢笑!直到你下车,我还心存侥幸希望能从窗户看见你。

      你走后,这车上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,我以为我能扛住,却不曾想破了堤。大学的最后一段时间,我才最终感受到生活带来的喜悦与多彩,我卸下厚重的伪装和整个寝室的人坦诚畅聊,一种久违的释然由心而生,顿时轻松了许多。我不再只有考试交作业的时候才被想起,我不再对着空无一人的寝室百无聊赖,我不再对着黑漆漆的电脑屏幕默默发呆。

      我开始想,倘若我早一点打开心扉,一切或许都将不一样。我只能说,遇见一群如此厚颜无耻的人,真好!你们或如兄长,或如知己,或风或骚,或迷或瞪。原来,我不想你们只在我的人生中恰巧路过,亦不想我仅为你们世界里的匆匆过客,我开始试着去接触你们的领域,只是希望与你们有更多的话题和交集。

      一湖被岁月打破的静水要历经多久的沉淀才能恢复如初。火车缓缓停下,趁着车厢内散落的一斜余晖走下火车总觉眼前一晃,像极了你们的背影。正所谓:渺渺云中月,悠悠水映花。一石过千丈,月沉落平沙。

      想象着,我们一个个从寝室离开,正如我们来时那般。所谓大学,无非是一个人融入一群人,又从一群人中走出来!毕业在盛夏,转身即天涯!


评论

© 叶落三秋 | Powered by LOFTER